金信基金风控漏洞高企,或未把投资人利益放首位
配资流程
全民配资芝麻股票配资石首股票配资易帆金服配资
基金
2020-06-27

投稿来源:金证研

在公募基金2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除去占据多数的银行系和券商系外,信托系基金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统计,信托系公募基金公司约有22家左右,这些公司实力差距悬殊,既有头部巨头,更有像金信基金这样才只有31.9亿元体量弱小的基金公司。

作为2015年才成立的金信基金,和天冶基金(24.9亿元)、华润元大基金(18.29亿元)、益民基金(16.3亿元)这些信托系小公募一样,普遍存在着旗下基金平均规模小、迷你基金众多、固定收益基金跑输行业平均收益率、权益类基金投研实力羸弱业绩差及基金经理团队人才流失频繁等种种问题。

一、两“菜鸟”基金经理搭档管理固收,大幅跑输业绩基准

成立于2015年7月的金信基金,公司管理团队持股合计达35%,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这也是国内首家管理团队出任第一大股东的公募基金公司,金信基金也成为第二家由自然人直接持股发起设立的新基金公司(第一家为2014年10月份成立的泓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殷克胜出任金信基金的法人代表兼董事、总经理,其在基金业摸爬滚打多年资历丰富,通过深圳市巨财汇投资,参与发起设立金信基金,并借此间接持有金信基金13.11%股权,加上5%的直接持股比例,殷克胜实际持股比例达到18.11%。

截至2019年10月末,金信基金资产规模为31.9亿元,共有11只基金,在144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09位。其中股票型0.17亿元,混合型5.69亿元,债券型基金23.54亿元,货币型2.51亿元。金信基金2019年10月末的基金净资产相对于2018年年末的24.40亿元,增加了7.51亿元。

分析各类型的基金规模变化,2018年年末的股票型基金规模为0,2019年10月末为0.17亿元。混合型基金2019年10月末的规模为5.69亿元,相比于2018年年末的13.36亿元,减少了7.67亿元。债券型基金的规模在2019年10月末为23.54亿元,相比于2018年年末的8.05亿元,增加了15.49亿元。货币型基金2019年10月末的规模为2.51亿元,相比于2018年年末的2.99亿元,减少了0.48亿元。

虽然在总体规模上2019年相对于2018年的总规模有所增加,但在权益类基金上仅仅是增加了0.17亿元的的股票型基金,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在2019年这样股市整体向好的趋势下竟然相比于去年大幅减少了7.67亿元。

金信基金固收类基金共有3只(份额合并统计)基金,2只债券基金,1只货币基金。作为金信基金仅有的一只货币基金--金信民发货币A/B,其份额合并后统计规模仅为2.51亿元,而行业内平均规模为612.07亿元,行业排名109/115。

和业内基金公司单只基金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的规模相比,不及这些基金的零头。从业绩上看,金信基金货币基金的近6个月的收益率为1.13%,行业平均收益率为1.21%,全债指数为2.2%。近一年金信基金货币类基金的收益率为2.62%,行业平均为2.57%,全债指数为4.85%。从上述数据分析可知金信基金的货币型基金的收益率落后于业内平均水平和全债指数。

金信民发货币A/B,成立于2016年12月16日,是一只发起式基金,截至2019年6月30日,在金信民发货币A并不高的0.24亿总份额中,机构投资者持有38.29%,个人投资者持有61.71%,内部人员持有3.84%。

作为金信基金唯一的一只货币基金,金信民发货币A、B份额的规模在不断的持续缩水。截至2019年9月末,金信民发货币B的净资产规模为2.39亿元,相比2019年6月末的4亿元,缩水了1.61亿元,变动率达到-40.42。而金信民发货币A,截至2019年9月末的净资产规模为0.13亿元,相比于2019年6月末的0.24亿元,缩水了0.11亿元,变动率达到了-47.06%。从上述数据分析可以发现,2019年第三季度以来,金信基金唯一的一只货币基金不仅没有实现规模的扩张,反而还有所缩水。而这只货币基金还是在2016年就已经成立的,距今二年多的时间里,金信基金再也没有发行过货币基金。相反行业内的其他基金公司凭借着大量发行货币基金,来跑马圈地大肆的扩充资管总规模。

金信基金现仅有二只债券基金,金信民旺A/C和金信民兴A/C,两只基金的规模分别为0.0906亿元和23.4491亿元。虽然仅有二只基金,但这二只基金占到基金资管规模的73.49%,占据绝对的分量。然而仅有的二只债券基金,业绩欠佳,从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来看,金信民兴A/C的业绩分别为2.51%、2.45%,净值成长率不超过3%。从成立至今的复权净值增长率来看,金信民旺A/C的复权净值增长率分别为-6.47%、-5.35%,跑输业绩基准-10.46%、-11.58%。

金信民旺A/C,成立于2017年12月4日,截至2019年11月1日,金信民旺债券A/C的单位净值分别为0.9562元和0.9448元,累计净值分别为0.9562元和0.9448元。金信民旺A今年以来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的季度涨幅分别为,15.09%、-10.20%、3.6%,同类平均为2.84%、0.17%、1.53%。2018年年度涨幅为-11.13%,行业平均为4.56%。金信民旺C今年以来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的季度涨幅分别为14.97%、-10.33%、3.54%,同类平均为2.84%、0.17%、1.53%。2018年年度涨幅为-11.13%,行业平均为4.56%。从上面的业绩分析,其业绩季度走势忽高忽低并不稳定,年度涨幅远低于同行,在2018年债券牛市的走势下,竟然年收益率大幅跑输行业平均15个百分点。

糟糕的业绩表现,让投资者逐渐用脚投票远离这只基金,截至2019年10月末,金信民旺A/C规模合计为0.0906亿元,已经沦为一只超迷你基金。对于这样的一只迷你基金,清盘或许是最佳的经济选择。

这二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为周余和杨杰,他两搭档管理着金信基金的固定收益部。周余是金信基金6名基金经理中从业年限最长的,履历显示其具有多年固定收益投资研究经验,曾在多家银行任分析师,及基金公司任投资经理。2016年6月,周余加盟金信基金,从当年年底担任基金经理,现任固定收益部总监,周余的简历显示其满打满算也仅有2.8年左右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

而周余的搭档杨杰的履历显示,其基金经理从业年限更短,仅有1.65年。杨杰2009年2月起历任金元证券股票研究员、固定收益研究员,金信基金固定收益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专户投资经理。2018年3月起任金信民发货币市场基金基金经理。二位从业年限均不足3年的基金经理,管理着金信基金26.05亿元的基金净资产,占到金信基金总规模的81.65%。固收类基金欠佳的业绩,与这二位基金经理并不长的从业年限有一定的关系。

二、金信量化精选三年三换基金经理,难改业绩差跑输基准25%

金信基金和天冶、华润元大、益民这些信托系小公募一样,普遍存在着权益类基金投研实力羸弱,权益类基金业绩欠佳的问题。

金信基金权益类基金仅有高俊芳、吴清宇、杨仁眉、周谧四名基金经理。高俊芳、吴清宇二人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不到一年,杨仁眉和周谧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也仅为一年多些,这四人的从业年限都不超过2年,过短的从业年限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们所管理的基金的业绩。

虽然借助今年股市整体震荡向上的良好趋势,金信基金的权益类基金总体业绩总体业绩良好,但是如果以成立至今的净值增长率来衡量的话,金信基金仅有的十只基金中(份额分拆统计),就有四只基金的成立以来净值增长率在-10%以上,其中金信量化精选达到了-29.4%,金信价值精选A/C分别为-19.82%、-18.97%。

在金信基金所有的基金中,业绩最差的当属金信量化精选,其今年以来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3.02,跑输业绩基准-26.29%,成立至今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28.2%,成立至今跑输业绩基准-32.85%。

金信量化精选,成立于2016年7月1日,截至2019年11月1日,该基金的单位净值为0.713元,累计净值为0.713元,基金规模为1.06亿元(2019年9月30日数据)。从该基金季度涨幅来看,2019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的涨幅分别为16.48%、-18.04%、1.44%,而同期的同类平均为17.48%、-1.03%、7.06%,同期的沪深300涨幅为28.62%、-1.21%、-0.29%。从年度涨幅来看,2017年涨幅、2018年涨幅分别为6.28%、-20.35%,而同期的同类平均分别为10.54%、-13.93%。该基金在大盘向上时大幅跑输同类水平和沪深300涨幅。而在大盘回调时,其回撤水平又大幅高于同类平均和同期沪深300跌幅。

作为一只发起式基金,金信量化精选持有人机构中,内部持有比例一度达到了相当高的比例。在2016年12月末时,达到了78.97%,在2018年12月31日时还有接近63.06%的比例,直到2019年9月时才降为1.32%。如此差的业绩,无法吸引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关注,自然其份额和净资产在比较长的时间段内维持很低的水平,其份额在2019年3月末时仅有0.12亿份,基金资产仅有0.1亿元。或许是为了维持基金净资产在5000万以上不至于太低避免被清盘,在2019年6月末和2019年9月末连续出现超过一亿份以上大额申购,使得2019年9月末时基金的总份额飙升至1.51亿份,基金净资产飙升至1.06亿元,避免了被清盘的命运。

在金信量化精选混合成立至今才三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换了3位基金经理。第一任基金经理周雷,任职时间从2016年7月1日--2018年4月15日,1年又288天的任期里,业绩回报率为-8.5%。第二任基金经理为杨仁眉,2018年4月16日--2019年8月5日,在1年又111天的任期里,业绩回报为-28.85%。现任基金经理为周谧,于2019年8月6日才接手这只基金。

周谧现管理着2.28亿元基金净资产,其还管理另外一只基金--金信转型创新成长混合发起式,从2018年3月5日至今,在其1年又243天的独立管理任期内,业绩回报率-16.01%。周谧履历显示其2008年起历任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工程研究员、平安证券分析师、财富证券投资经理,2018年3月起任金信转型创新成长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从其简历来看,满打满算也仅有1年多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基金经理。

三、金信专户踩雷洛娃垃圾债,基金经理自掏腰包认购引不满

今年以来债券市场违约事件增多,公募基金更是踩雷不断。

先是有今年六月东吴基金旗下的几只基金因重仓“16信威01”债券而损失惨重。东吴鼎利、东吴鼎元双债A、东吴鼎元双债C、东吴优信稳健A、东吴优信稳健C这5只基金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6.06%、4.6%、5.01%、3.17%、3.37%,导致上半年这几只基金在同类基金收益排名中均处于倒数位置。可见基金踩雷违约垃圾债,不仅基金净值大跌造成亏损,损害基金持有人利益,也损害基金公司声誉。

而近期金信基金旗下的专户资产管理计划也被证实踩雷,民企日化巨头洛娃集团发行的“16洛娃科技MTN001”债券违约事件。事情缘由是这样的,金信基金通过旗下“金信创享1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分二次于2018年6月6日及2018年7月10日,买入洛娃集团发行的“16洛娃科技MTN001”共计7000万元。

“16洛娃科技MTN001”发行日期是2016年6月20日,该债券期限3年,发行价格100元/百元面值,发行利率为5.95%,总共发行4.5亿元,计息方式为按年付息。起息日为2016年6月22日,兑付日为2019年6月22日。

按照合同约定,金信基金本应该在2019年6月22日,拿到“16洛娃科技MTN001”兑付的本息。但是由于洛娃集团发行的另一只债券“17洛娃科技CP001”未能于2018年12月6日按期足额偿付本息,上海清算所宣布“17洛娃科技CP001”已构成实质违约,并导致“16洛娃科技MTN001”等其他债券交叉违约。

鉴于“17洛娃科技CP001”违约事件发生,该事项已触发“16洛娃科技MTN001”的投资者保护机制条款约定情形。“16洛娃科技MTN001”的21户持有人及其代理人一致同意加速清偿“16洛娃科技MTN001”,本金和相应利息提前至2019年1月8日到期。2019年6月24日,上清所公告称,仍未收到“16洛娃科技MTN001”的兑付资金,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对于金信基金专户计划踩雷垃圾债券的消息,金信基金最初一直都是以强硬的态度予以否认。金信基金于2019年6月27日在公司官网发布“金信基金关于舆论不实新闻的说明”称,“该新闻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截止日前,我司所管理的公募以及专户产品均运行正常,未发生新闻报道中的风险事件。”

只是纸包不住火,在2019年10月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北京三中院)民事判决书表明,该院已就金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金信基金)与洛娃科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洛娃)债券交易纠纷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定洛娃集团付给金信基金债券本金7000万元,需要支付的利息及罚息合计400余万元。该裁判文书作出的民事判决,坐实了金信基金专户计划踩雷垃圾债券的消息。

虽然金信基金一审打赢了官司,但是结果却不容乐观,因为债券违约事件的当事方洛娃集团已经申请破产,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13日作出民事裁定书,受理了洛娃集团破产重整的申请。由于发行人洛娃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阶段,对该公司的破产审计、资产评估等后续相关工作远未完成。洛娃集团在破产之前已经是背负百亿的债务,早已经是资不抵债了,而就算最终重组成功后金信基金能够实现多大比例的受偿率也是个未知数。金信基金看来要收回洛娃集团的这笔7000万元债券本金和400余万利息及罚息是困难重重。

在金信基金旗下专户踩雷洛娃集团违约垃圾债后,金信基金内部商讨怎么处理该专户产品的流动性风险问题时,爆出基金经理被要求自掏腰包认购部分该专户产品,以此提供流动性支持,这引发部分基金经理的不满,可见公司内部管理的混乱。

四、风控漏洞高企,或未把投资人利益放首位

金信基金从2015年7月成立至今,已经有四年有余了,以殷克胜为核心的金信基金管理层,拿出怎样的一份的成绩单呢?

殷克胜在金信基金2019年上半年度工作总结及下半年工作计划会上表示,金信基金部分产品在2019上半年的业绩优异,包括金信价值精选混合、金信行业优选混合、金信消费升级股票业绩同类居前。与此同时,2019年上半年金信基金公募基金规模稳步增长,万得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非货币基金规模排名全市场前100名,规模较一季度稳步上升。

怎么评价金信这四年多来取得的业绩呢?由于金信基金没有公开基金公司的财务数据,所以只能从业绩、规模及风控这三个角度来分析金信基金这四年。

业绩上虽然今年金信价值精选混合、金信行业优选混合、金信消费升级股票这几只基金取得比较好的业绩,在同类排名中位居前列,但是更要看到,如果以成立至今的收益率衡量的,金信基金多达6只基金(份额分拆统计)成立至今的复权增长率为负数。权益类基金业绩分化严重,今年才成立的金信消费升级A,成立后赶上好时候,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34.4%。而金信量化精选,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3.02%,跑输业绩基准-25.98%,成立至今的净值增长率为-29.4%,跑输业绩基准-32.4%。

从规模上看,2019年9月末时为31.9亿元,而2019年6月末时净资产总额为39.8亿元,同比缩水7.9亿元,缩水了19.84%,在144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09位。相比同是2015年成立的新疆前海联合基金的299.05亿元(排名46位)和泓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321.58亿元(排名37位),金信基金无论在排名和规模上都差距甚远。而作为最能反映基金公司投研实力的股票型基金,金信基金前几年一直都缺席,直到2019年1月才姗姗来迟发行金信消费升级A/C,而规模合计仅仅只有0.17亿元,沦为鸡肋。

从风控的角度上看,金信基金专户资管计划踩雷洛娃集团违约垃圾债,暴露出金信基金在风控体系上存在着种种漏洞。而金信基金在洛娃集团债券违约后,极力隐瞒事实的真相,这都违背了把投资者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原则。讽刺的是,在金信基金官网首页赫然写道,金信基金将始终坚持“风险控制第一、客户利益至上”的理念。

掌握50万亿的机构,他们在买什么股